慢性疲钝良方—清暑好气汤方证

  • 栏目:欧宝品牌 时间:2021-06-13 16:34 分享新闻到:
<返回列表

东垣清暑好气汤出自《内外伤辨惑论·暑伤胃气论》,构成为:黄芪、苍术以上各一钱五分,升麻一钱,人参、白术、橘皮、神弯(炒)、泽泻以上各五分,甘草(炙)、黄柏(酒浸)、当归身、麦门冬、青皮、葛根以上各三分,五味子九个。

水二盏,煎至一盏,稍炎服,食远。如汗大泄者,津脱也,急止之,添五味子十枚、炒黄柏五分、知母三分,此按而收之也。如湿炎乘其肝肾,形步不正,脚膝痿弱,两足欹侧,已中痿邪,添酒洗黄柏、知母各五分,令两足涌出气力矣。如大便涩滞,隔一二日不见者,致食少,乃血中伏火而不得润也,添当归身、生地黄各五分,桃仁泥、麻仁泥各一钱以润之。

【辨方证要点】倦怠无力,气短、汗出,脘腹痞胀,不思食,心烦,苔腻。

本方虽为暑湿伤气而设,但可普及用于杂病。只要脾胃气虚血少,兼有湿炎内留而见头现在晕厥、四肢倦怠、大便溏、不思饮食、舌苔腻等属于清暑好气汤证者,无论春夏秋冬,皆可用之。

从方的构成分析,本方证主要有四个方面:

一是黄芪、人参、甘草、五味子、当归对答的元气毁伤,劳伤气津证,如四肢倦怠、晕厥、气短、汗出等;

二是苍术、白术、青皮、陈皮、泽泻、神弯对答的湿浊阻滞证,如便溏、痞胀、无食欲、苔腻等;

三是黄柏对答的火炎证,如心烦、肌肤炎等;

四是升麻、葛根对答的清阳不升证,如晕厥、头面清窍不幸,下利等。

东垣清暑好气汤以黄芪、人参、甘草为保元汤,大补元气;麦冬、五味子相符人参为生脉散,补好气阴、酸甘敛津;当归相符黄芪为当归补血汤,补气生血。三组药以补元气为主而气血阴津俱补。另外用苍术、白术、青皮、陈皮、泽泻除湿降浊,助脾运化,旨在治湿;黄柏苦寒清炎泻火,旨在治炎。升麻、葛根一可升清阳上达脾肺,二可解肌炎而散火,三可行为风药而以风胜湿。全方大补元气、养血滋阴生津,而又燥湿清炎,升清降浊,升阳散火,故能治疗暑湿毁伤气津之证。

李杲注释说:“《内经》云:阳气者,卫外而为固也,炅则气泄,今暑邪干卫,故身炎自汗。以黄芪、人参、甘草补中好气为君;甘草、橘皮、当归身甘辛微温,养胃气,和血脉为臣;苍术、白术、泽泻渗利除湿;升麻、葛根苦甘平,善解肌炎,又以风胜湿也;湿胜则食不用而作痞满,故炒弯甘辛,青皮辛温,消食快气;肾凶燥,急食辛以润之,故以黄柏苦辛寒,借甘味泻炎补水虚者滋其化源;以五味子、麦冬酸甘微寒,救天暑之伤庚金为佐也。”

李杲原治证:四肢困倦,精神短少,懒于行为,胸满气促,肢节沉疼,或气高而喘,身炎而烦,心下膨痞,幼便黄而少,大便溏而频,或痢出黄糜,或如泔色,或渴或不渴,不思饮食,自汗体重,或汗少者。

薛雪主治证:湿炎证,湿炎伤气,四肢困倦,精神缩短,身炎气高,心烦溺黄,口渴自汗,脉虚者。王士雄《温炎经纬·方论》引尤拙吾所述证:元气本虚,而又伤于暑湿,以致四肢倦怠,精神短少,懒于行为,胸气短促,不思饮食,脉浮缓而迟者。

【用治杂病举例与体会】

吾在临床上体会到,一些慢性病患者,在夏暑湿盛之季,众会展现疲惫不堪,四肢倦怠,头晕现在昏,食欲减退,或不思饮食,心烦等症,遇此,用东垣清暑好气汤有理想的疗效。另外,本方用治矮血压症,慢性疲钝综相符征有卓异的疗效。此介绍相关治验如下

头痛案:

张某某,男,28岁。1989年9月10日初诊。

患者因准备钻研生人学考试,不息主要的复习功课,劳辛酸神而发为头痛,疼痛部位以两侧与头顶为主,甚至全头胀痛,读书则头痛添剧,晕厥,镇日头脑昏沉,记忆力削弱,疲惫无力,四肢沉重,大便干燥,每周一走,心烦,失眠。据所述症状初步考虑用治郁火头痛经验方添味闲逸散,但视舌肥大而淡,苔白。诊脉沉缓无力,两寸尤弱。

遂辨为劳伤元气,湿火内生,清阳不升则头痛,浊气不降则便秘。

用清暑好气汤添味,处方:黄芪30g,当归15g,党参10g,炙甘草6g,麦冬10g,五味子6g,青皮6g,陈皮6g,神弯10g,黄柏10g,葛根10g,苍术6g,白术10g,升麻6g,泽泻15g,生姜5g,大枣7枚,枳实10g,柴胡10g,白芍10g。此方3剂头痛止,大便通走,心烦除。不息服药3剂以巩固疗效,头痛再朱发作,大便也由此通走。

晕厥案:

刘某某,男,27岁。2004年10月9日初诊。

近1个月来晕厥不堪,如坐舟车,自愿头额部发紧,颈部拘紧不舒,头脑昏沉胀闷,疲惫无力,午后尤甚,四肢沉重,易出汗,大便易溏,喝啤酒、冷饮则泄泻,脉沉柔,寸弱,舌淡苔白略腻。

此脾胃阳气受伤,清阳不升则便溏,阴浊上反则晕厥头额发紧。

用清暑好气汤添减,处方:黄芪30g,当归6g,党参10g,炙甘草6g,麦冬10g,五味子6g,青、陈皮各10g,神弯10g,黄柏10g,葛根10g,苍、白术各、10g,升麻6g,泽泻15g,生姜5g,大枣7枚,荷叶10g,干姜8g,黄连6g羌活6g,防风6g。此方6剂,晕厥与头额、颈部发紧止,便溏愈,疲钝减,继用原方6剂,诸症痊愈。

内伤发炎类白虎汤证:

李某某,男,66岁。2005年9月27日初诊。

患者发炎一个半月,每天下昼3点旁边,或夜晚1点旁边最先发炎,发炎时体温38~40℃,体温提高时自服解炎药安乃近则汗出许众,体温随之消极。发炎时不凶寒,口干不渴。一般体温37~37.5℃,饮食二便平常。在北京某大医院做编制检查,发炎因为不明。面色灰黑,舌红偏赤,苔黄白相兼厚腻,脉弦略数。

按照舌苔特征,用柴胡达原饮6剂,凶果不显。改用甘露消毒丹添青蒿6剂,也无效。再用柴胡白虎汤添苍术6剂,照样无效。

延至2005年10月18日,发炎状态如前,每天下昼2~3点发炎,如不屈安乃近,体温能够高达40℃,自述用别的西药解炎药无效。细细诊察,面色灰黑无华、精神疲顿。舌嫩红,苔白腻,脉浮大滑数,重按无力,遂辨为李杲所谓的类白虎汤证,用清暑好气汤化裁处方:生黄芪30g,生晒参3g,炙甘草3g,当归10g,麦冬10g,五味子10g,青、陈皮各8g,苍、白术各10g,泽泻10g,神弯10g,黄柏12g,葛根15g,升麻15g,生姜6g,大枣4枚。6剂。

2005年10月25日五诊:服药3剂后,发烧时体温减矮,不超过38℃,无需服安乃近体温可自走消极。服6剂,不再发高烧,体温37.5℃旁边。不息用上方7剂。2005年11月1日六诊:厚腻舌苔渐退,脉懈弛,体温37℃旁边,饮食二便平常。不息用此方减葛根、升麻量为10g,7剂。后随访体温恢复平常而愈。

另外,吾常用本方治疗矮血压症,贫血,慢性荨麻疹等病证,也收到了卓异的疗效。

【内生火湿毁伤元气病】

吾在行使清暑好气汤类方治疗脾胃内伤病时发现,当代临床上有一栽新的内伤脾胃病,其外现有三个方面:

第一是劳伤气津的疲钝证:主要外现为变态疲惫,四肢沉重无力,头脑昏昏沉沉,胸闷气短,精力不及,嗜睡或失眠等;

第二火郁证:外现为舌红赤、或绛、或首刺,心烦变态,躁急易怒,心中愦愦然,口苦,咽喉千燥,眼睛干涩,大便干燥、或黏滞不爽、或数日不大便;

第三是湿郁证:主要外现为舌苔厚腻,或黄、或白、或黄白相兼而厚腻,口气浊臭,口中无聊,胃脘痞满,腹胀,无食欲,幼便黄短等。每组证的详细外现可众可少,但这三组证必同时并见。男性还可兼见性功能窒碍。其主要见于中青年男性,稀奇是公司职员,或者老板,做事主要,压力过大,外交频频,喝酒抽烟,风气夜生活,如夜晩在舞厅、酒吧游笑,就寝不及者。

对于这一栽内伤脾胃病,若只考虑疲钝,纯用甘温补气药,则火、湿更盛,更添躁急,舌苔更腻,纳食更差;若仅从郁火考虑,纯用苦寒泻火药,则毁伤元气阴液,添重疲钝;若只望到舌苔厚腻,纯用芳香化湿药,则更添燥炎。因为这类患者初诊时,无数把疲钝倦怠列为主诉,自认为太虚,期待吃补药,因此,临床经验不及的大夫,众用温补法处方,或者补脾,或者补肾,终局越治患者越别扭、越疲钝。

这栽病证相通于暑湿毁伤元气病,暑为火邪,暑众夹湿,本病固然不是暑湿所致,但却由内生之火、湿相结,火湿毁伤元气、津血而发。

鉴于这类病已经是一栽常见的当代病、难治病,因此,吾将其称为“内生火湿毁伤元气病”。对其辨治,主要用东垣清暑好气汤法化裁。

【明达行使东垣清暑好气汤】

如前所述,清暑好气汤中有保元汤大补元气、生脉散补气生津、当归补血汤补气生血,是补虚治疗火湿毁伤气血津液的有效药组;苍、白术,青、陈皮,泽泻等药除湿降浊,是治疗湿浊内郁,湿阻脾胃的主要药组;黄柏苦寒泻火,葛根、升麻散郁火透邪炎,欧宝品牌是治疗火炎证的关键药组。

因此,清暑好气汤一方能够补虚,除湿,泻火,是治疗“内生火湿毁伤元气病”的基础用方。临床上必须按照火证、湿证、元气毁伤证的孰众孰少明达行使东垣清暑好气汤,详细的明达手段如下。

如火郁深重,火表隐微,外现为舌红赤绛、心烦急燥、全身燥炎不舒者,仿补脾胃泻阴火升阳汤(黄芪、人参、炙甘草、苍术、柴胡、升麻、羌活、黄芩、黄连、石膏)中用黄连、黄芩、石膏泻火之法,相符入此方,在清暑好气汤中添黄芩、黄连、生石膏、柴胡;甚至再添知母、栀子,即相符人黄连解毒汤、白虎汤;火炎尤甚者,再添大黄,即相符入三黄泻心汤。如大便干燥,或大便黏滞不爽者,相符东垣枳实导滞汤(大黄、枳实、神弯、茯苓、黄芩、黄连、白术、泽泻)。如舌深绛,外现为火炎蕴结血分者,再添生地、赤芍、丹皮,即相符入犀角地黄汤法。

如湿郁太过,湿表隐微,外现为舌苔厚腻、口中黏腻、口气臭秽、脘痞腹胀、饮食无聊,大便溏而不爽者,仿升阳好胃汤(黄芪、人参、炙甘草丶白芍、白术、茯苓、半夏、陈皮、泽泻、独活、羌活、防风、柴胡、黄连、生姜、大枣)中配用白术、茯苓、半夏、陈皮、泽泻、独活、羌活、防风的手段,添半夏、茯苓、独活、羌活、防风,甚至草果、藿香、白蔻仁等以强化祛湿。

如火湿毁伤元气,气血津液虚损表隐微,外现为疲钝困倦,头昏晕厥,四肢倦怠者,重用清暑好气汤中的保元汤、生脉散、当归补血汤。

“内生火湿毁伤元气病”患者最易兼见头痛、晕厥,颈肩疼痛、拘紧酸沉,腰背酸痛等。头痛者,仿照李杲治疗炎厥头痛的清上泻火汤(黄芪、生甘草、炙甘草、当归、生地、苍术、升麻、柴胡、防风、羌活、荆芥、蔓荆子、藁本、川芎、细辛、红花、黄连、黄柏、黄苓、知母)的配伍手段,在明达清暑好气汤中添蔓荆子、藁本、川芎、细辛、红花等,疏风通络止痛。

晕厥甚者,相符入东垣半夏白术天麻汤(黄柏、干姜、天麻、苍术、白茯苓、黄芪、泽泻、人参、白术、炒弯、半夏、大麦、柏弯、橘皮),以祛风降痰。

颈肩痛、腰背痛者,仿照东垣羌活胜湿汤(羌活、独活、本、防风、炙甘草、川芎、蔓荆子)与通气防风汤(防风、羌活、陈皮、人参、甘草、青皮、白豆蔻、黄柏、升麻、柴胡、黄芪)的配伍手段,相符入此两方之一。

“内生火湿毁伤元气病”中不少男性患者,稀奇是往往饮酒者,可兼见性功能削弱、阴囊润湿、发凉、幼便躁臭等。遇此,不得用补肾药,答在明达清暑好气汤中,相符入李杲治疗阴痿阴汗躁臭的专方龙胆泻肝汤(龙胆草、柴胡、泽泻、车前子、木通、生地黄、当归尾)或清震汤(羌活、酒黄柏、升麻、柴胡、苍术、黄芩、泽泻、麻黄根、猪苓、防风、炙甘草、当归、戴本、红花),以清泻肝经湿炎。

“内生火湿毁伤元气病”中不少女性患者,可展现月经不调,在行使明达清暑好气汤治疗时,可相符入李杲治疗妇人月经不调的专方调经升阳除湿汤(黄芪、炙甘草、当归、苍术、升麻、柴胡、羌活、独活、防风、戴本、蔓荆子)或升阳举经汤(黄芪、人参、炙甘草、当归、生地、白芍、川芎、桃仁、红花、白术、柴胡、藁本、防风、羌活、独活、肉桂、炮附子、细辛),以调养气血,调治月经。

吾用明达清暑好气汤法治疗慢性疲钝综相符征属于“火湿毁伤元气病”者,可谓不乏其人,此仅介绍验案二则如下。

案1、李某,男,39岁,2005年3月8日初诊。经理。

半年来疲惫无力,四肢困倦,周身沉重,胸闷,气短,嗜睡,睡不解乏,大脑昏沉,自愿处理事情已经不及武断,每逢下昼精神状态极差,连话也不想说。心躁急急,头痛,眼睛疼痛干涩,口苦,口中黏腻,腹胀,大便时干、时黏滞不爽,有解不尽感每日因做事外交饮酒,舌红赤有瘀点,苔黄白相兼而厚腻,脉弦滑数、两寸不及。

此系典型的火湿毁伤元气病,元气虚证、火证、湿证三证并重,用明达清暑好气汤化裁,处方:生黄芪20g,生晒参3g,炙甘草6g,当归10g,麦冬20g,五味子10g,苍、白术各10g,青、陈皮各8g,泽泻15g,神弯10g,升麻10g,葛根10g,黄柏10g,黄连6g,黄芩10g,生栀子10g,酒大黄8g,柴胡15g,清半夏12g,生姜5g,防风6g。7剂。

2005年3月15日二诊:服药第2天眼睛疼痛于涩湮灭,自述情感甚至性格都有转折,浑身舒坦,头脑隐微,做事武断,疲钝、嗜睡症隐微减轻,服药后舒坦泻稀便两次,脘痞腹胀湮灭,食欲增补。诊舌红润不干,苔转薄白,脉弦、关滑大。不息用上方相符平胃散,添厚朴10g,考虑每日饮酒,添枳椇子30g。7剂。诸证痊愈。其后,惡者每隔一段时间来诊次,期待服此方几副,以作预防。

案2、宫某某,男,38岁。2005年2月19日初诊。经理。一年来一面做事,一面在某大学在职读管理学硕士学位,因做事学习压力过重,情感主要,遂晕厥,头痛,周身疲惫,四肢倦怠无力,心悸,胸闷,胃脘痞满,无食欲,腹胀,大便溏,每日1~2次,黏滞不爽。口干渴,心烦,躁急,心中愦愦然担心曾屡请名医,迭进补药,而越治越重。诊时见舌赤绛,苔黄厚腻、满布舌面,右脉沉滑虚数,左脉暧昧滞涩。

辨为内生火湿毁伤元气病,属于火、湿、元气毁伤并重证。

用明达清暑好气汤法,处方:生黄芪20g,生晒参3g,炙甘草6g,当归10g,麦冬15g,五味子10g,桂枝10g,苍、白术各10g,青、陈皮各10g,泽泻15g,茯苓30g,清半夏12g,草果3g,黄柏10g,黄连6g,黄芩10g,生石膏30g,酒大黄3g,柴胡15g,升麻10g,葛根15g。7剂。

2005年2月26日二诊:晕厥、头痛、疲惫、心悸、胸闷、躁急、腹胀、脘痞等症大减,大便成形,每日1次,全身轻盈隐微。唯颈肩拘紧不适,脉沉细弦略数,舌仍赤,苔黄腻。上方减大黄,添防风8g,羌活8g。7剂。

2005年3月5日三诊:诸症湮灭,用一诊方减桂枝,添羌活8g,7剂以善后。

【李杲补脾胃升阳好气法的组方规律】

补脾胃升阳好气法是李杲脾胃学说的中央思论,基于这一理论所制定的方剂有补中好气汤、清暑好气汤、清燥汤、升阳散火汤、升阳好胃汤、补脾胃泻阴火升阳汤、调中好气汤、半夏白术天麻汤、助阳和血补气汤、神效黄芪汤、圆明内障升麻汤、温卫汤、丽泽通气汤、好气智慧汤、清上泻火汤、调经升阳除湿汤、升阳举经汤等,这类方剂有微妙的临床疗效,在治疗当代难治病方面具有主要的临床价值。为了掌握这类方剂的组方与行使规律,现不详介绍其组方的基本手段。这类方剂的构成组织主要有以下五个方面。

第一,针对元气毁伤、津血不及证而补元气、生津血:用保元汤、生脉散、当归补血汤,选黄芪、人参、麦冬、当归、五味子等。如补中好气汤中有黄芪、人参、炙甘草、当归;清暑好气汤中有黄芪、人参、炙甘草、当归、麦冬、五味子。

第二,针对脾胃湿浊阻滞证而除湿降浊走滞:药用苍术白术、陈皮、青皮、茯苓、泽泻、神弯等。如清暑好气汤有苍术、白术、陈皮、青皮、泽泻;升阳好胃汤有白术、茯苓、半夏、陈皮、泽泻等。

第三,针对火炎郁结证而清泻火炎:药用黄柏、黄连、黄芩、生石膏、知母,或大黄等。如清暑好气汤有黄柏;升阳好胃汤有黄连;补脾胃泻阴火升阳汤有黄芩、黄连、石膏;温卫汤有黄柏、知母、黄连;清上泻火汤有黄连、黄柏、黄芩、知母。

第四,针对清阳下陷不升证而升发阳气:药用柴胡、葛根、升麻。如补中好气汤有升麻、柴胡;升阳散火汤中有升麻、葛根、柴胡。

第五,针对湿浊内聚、清阳不升、气机阻滞证而添用风药:风药能够升发阳气、风药能够胜湿,风药善理气走滞,是李杲方中尤为稀奇的药组。常用风药有防风、羌活、独活、白芷等,如升阳散火汤有羌活、独活、防风;升阳好胃汤有独活、羌活、防风;助阳和血补气汤有防风、蔓荆子、白芷;温卫汤有羌活、防风、白芷。

临证时须按照元气津血毁伤、湿浊郁滞、火炎郁结的孰轻孰重、孰众孰少,遣药组方,方能中庸之道,实在对证而取得疗效。

【清暑好气汤类方】

1.王氏清暑好气汤

王士雄在《温炎经纬·湿炎病篇》第38条东垣清暑好气汤按语中认为:“东垣之方,虽有清暑之名,而无清暑之实。”因此,介绍了本身治疗暑伤元气的一首经验方:“余每治此证,辄用泰西参、石斛、麦冬、黄连、竹叶、荷秆、知母、甘草、粳米、西瓜翠衣等,无不该手取效也。”在《温炎经纬·方论》东垣清暑好气汤方后按语中,王士雄将自已的经验方称为“清暑好气法”,如他说“余有清暑好气法可用也”从此以后;人们称王士雄方为王氏清暑好气汤。

本方实际上是竹叶石膏汤、白虎汤以泰西参易人参,往半夏,添黄连、石斛、西瓜翠衣、荷秆而成。用泰西参好气生津,石斛、麦冬滋阴养液,黄连、竹叶、知母、西瓜翠衣清暑泄炎,荷秆芳化暑湿,甘草、粳米养胃气。全方以清暑生津好气为主,主要用于治疗暑炎毁伤气津,且暑炎尚留之证。东垣清暑好气汤与王氏清暑好气汤固然同名,但制方思路截然分别。李杲方是补中好气汤添减而成,王氏方则是由竹叶石膏汤、白虎汤添减制定。李杲方含保元汤、生脉散、当归补血汤,可大补元气、好气生津,并除湿清炎、升阳降浊,用于脾胃素虚之人,感受暑湿、湿炎所致的脾胃气虚,湿炎内聚,清阳不升,浊阴不降之证。王氏方用泰西参、石斛、麦冬好气生津,并用黄连、竹叶、知母、西瓜翠衣、荷秆清暑泄炎,主要用于暑炎尚甚,气津毁伤之证。两方各有特点,临床当据其证而区别行使之。

2.清燥汤

出自李杲《脾胃论·湿炎成痿肺金受邪论》

构成为:黄连(往须)、酒黄柏、柴胡以上各一分,麦门冬当归身、生地黄、炙甘草、猪苓、弯以上各二分,人参、白茯苓、升麻以上各三分,橘皮、白术、泽泻以上各五分,苍术钱,黄芪一钱五分,五味子九枚。”李杲在《脾胃论·湿炎成痿肺金受邪论》中指出:“六七月之间,湿令大走,子能令母实而炎旺,湿炎相相符,而刑庚大肠,故寒凉以救之。燥金受湿炎之邪,绝寒水生化之源,源绝则肾亏,痿厥之病通走,腰以下痿柔瘫痪,不及动;走走不正,两足欹侧。以清燥汤主之。”

清燥汤是由清暑好气汤往葛根、青皮,添柴胡、茯苓、猪苓、黄连、生地黄而成。与清暑好气汤相比,本方强化了利湿、泻火、润燥的作用。《医宗金鉴·删补名医方论》对本方的特点做了精辟的概括,如其云:“清暑好气汤与此方均治湿暑之剂。清暑好气汤,治暑盛于湿,暑伤气,以是四肢困倦,精神缩短,烦渴身炎,自汗脉虚,故以补气为主,清暑为兼,少佐往湿之品,从令气也。此方治湿盛于暑,湿伤形,以是李杲曰:六七月之间,湿令大走,子能令母实,湿助炎旺而刑燥金,绝其寒水生化之源,源绝则肾亏,痿厥之病作矣。故以清暑变为清燥,佐泻炎利湿之药,从邪气也。是方即清暑好气汤往葛根者,以无暑外侵之肌炎也。添二苓者,专往湿也。添黄连、生地,专泻炎也。二苓佐二术,利水燥湿之力倍。连、地佐黄柏,救金生水之功众。中气好,则阴火熄而肺清矣。湿炎除,则燥金肃而水生矣。肺净水生,则湿炎痿厥之病,未有不愈者也。但此方药味,性偏渗泻,若施之于冬春,水竭髓枯骨痿,或非湿炎为病者,反劫津液,其病愈甚,则为谬治矣。”

【叶天士用清暑好气汤法论治暑湿的经验】

叶桂对于李杲的脾胃内伤学说有深切的钻研,并常用清暑好气汤治疗暑湿毁伤气津证或者脾胃病,现介绍叶氏医案3则如下。

1.用于治疗暑湿伤气之烦倦不嗜食

徐,十四,长夏湿炎令走,肢首脓窠,烦倦不嗜食,此体质本怯,而湿与炎邪,皆伤气分,当以疰夏同参,用清暑好气法。人参、白术、广皮、五味、麦冬、川连、黄柏、升麻、葛根、神弯、麦芽、谷芽。鲜荷叶汁泛丸。(《临证指南医案·暑》)

方证注释:因湿炎蕴结,肢首脓窠,故用东垣清暑好气汤减黄芪、甘草、当归、苍术等甘补温燥药,添黄连相符黄柏清炎泻火解毒;因烦倦不嗜食,故添麦芽、谷芽相符神弯消食开胃。

2.用于治疗暑湿毁伤气津之肢痿麻木

卜,二八,春夏必吞酸,肢痿麻木,此体虚不耐阳气升泄,乃炎伤气分为病。

宗东垣清暑好气之议。人参、黄芪、白术、甘草、麦冬、五味、青皮、陈皮、泽泻、葛根、升麻、黄柏、归身、神弯。(《临证指南医案·暑》)

方证注释:此为典型的暑湿毁伤元气证,故遵李杲原法用方。

3.用于治疗高年湿炎毁伤脾胃之下痢

鲍,舌心黄,边白,渴饮,水浆停胃脘,干呕微微冷呃,自痢稀水,幼便不幸,诊脉坚劲反现在。八旬又二,暑湿炎邪内著,必脾胃气醒首可磨耐。以高年不敢过清过消,用清暑好气法。川连、黄芩、石莲子、煨干葛、青皮、人参、茯苓、厚朴、猪苓、泽泻。(《临证指南医案·痢》)

方证注释:本案自痢稀水,幼便不幸,故添川连,相符黄芩、葛根为葛根芩连汤法治疗暑湿痢;湿甚,故添茯苓、猪苓、厚朴,相符泽泻、青皮为胃苓汤法渗利湿炎;痢甚,故佐石莲子收涩。湿炎蕴盛,故往黄芪、麦冬、白术、五味子等甘补。

综上所述,东垣清暑好气汤不限制于治疗暑伤元气证,能够普及用于内生火、湿,毁伤脾胃元气所致的各栽病证。

分享新闻到:

更多阅读

〖中医佳方〗治子宫肌瘤良方

欧宝品牌 2021-06-26
现在文档过大,提出您在wifi环境下不雅旁观 1/20...
查看全文

古方里有个“不忘散”,就所以人参粉为

欧宝品牌 2021-06-26
今天不息介绍人参的吃法——研粉吞服。 能够将人参研成粉末,每日1~2次,空腹时用温炎水送...
查看全文

关于手工煎药的几个题目

欧宝品牌 2021-06-26
图片 吾认为,现在手工煎药很有必要,能够有效挑高疗效!!以下是关于手工煎药的几个题目...
查看全文


Powered by 欧宝App下载地址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21 168ty 版权所有